北京翰海2022拍卖老师浅谈古代玉器的“包浆”知识

发布日期:2022-05-04 09:5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古玩界,我们常听到“包浆”这个词,“包浆”严谨地来说在古器物上无所不在,似乎“包浆”就是“古”、“旧”的代名词了。其实不然,包浆——它是人与自然共同对物体的作用,是一个漫长而细微的变化过程,是人与自然摩挲,把玩物体后留在物体表面的痕迹。这种有时间和微生物巧妙构筑的历史沉积能使生硬的物体脱胎换骨,形成超越平凡,具有人文价值的独特物质,从而成为判断此物体被人把玩时间长短的佐性。

  包浆是唤醒玉器灵性的一把“金钥匙”。玉石在自然界历经千万年的地火冶炼、地理挤压、雷电击打、土壤侵染、水砂侵蚀、风霜磨砺等种种必然和偶然的自然考验,然后又经过了工匠精心的雕琢,爱玉人的万千盘玩,造就了玉器的天然包浆。

  先天的包浆留在每一件器物上都有其鲜明特征,只是被人们发现后的叫法不同,比如:皮壳、氧化层、宝光等等,而人们通常把盘玩后留在玉器身上的一层无色的特殊物质,其称为“包浆”。

  其实盘玩的包浆于大自然氧化所形成的原始包浆应该既有相似又有不同。相同的是,两者都是利用外界对物体长时间潜移默化的作用;不同的是,它们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为的促使之区别,就玉器而言可以这么认为,它是自然氧化后通过人类盘玩的又一次全方位的唤醒。虽然从量上这种变化与自然对玉器的作用相比微乎其微,但从质上却是开启了玉器灵性的又一次飞跃,其意义是深远的。

  人气的介入使玉器更加温润通透,其质量从变化渐渐走向成熟稳定,更易使人产生亲近感,进而深层次地去探索玉器的精神内涵,获得更多感悟。这是由于玉石在从璞石成为器物的过程中以独特形式存在于大自然界和人们的贴身,周身都能接受自然的沁蚀和人类携带物质包裹,使其细密均匀的质地,温润坚韧的玉性,在盘玩中获得新貌。

  这一点在玉器物中能反映的特别强烈,而且相对比较容易完整地反映出来。在正常情况下,天然包浆的形成可能需要上百年,要加快玉器包浆的形成,需要人们经常摩擦。但这与做包浆有本质的区别,以纯粹人工手段模拟作出的包浆往往流于表面,整体均匀覆盖。缺乏变化,明显有别于自然包浆会在不同的部位形成不同的效果,尤其是底子差的玉器,更能看得出做的效果。

  包浆是润化玉器坚韧性的“柔化剂”现代人把玩图玉器的极为普遍,包浆的形成对玉器是否有益呢?答案同样是肯定的。包浆柔化了玉器由于坚韧或玉质疏松带来的干涩,使玉石表面更加细腻润泽,又不会因为“包浆”的产生而淡化它的碾琢痕迹的体现。包浆的古气使把玩后的玉器更显华彩,就好比古董瓷器,珍品要讲究“精、新、真”,玉器也同样。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一个“真”字,它尊重了自然,尊重了天然。

  包浆是一种物质化的“膜”,是一种柔和内敛的韶华,它古朴、苍老、稳定、成熟的气质使人产生鉴证历史的灵感。理解了包浆,我们在把玩玉器时更加地多了一份乐趣和幽雅之趣。

  包浆既然承托岁月,年代越久的东西,包浆越厚。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新买来的竹席,不论打磨得多少光滑,都不算有包浆,但老祖母睡了五十年的竹席,包浆红亮不待言说。新锄头的把柄没有包浆,老农民的锄头柄,无不包浆厚实。好的墓环境,就可能有玻璃包浆,由于环境的不同,玉器表面的包浆也千差万别,光泽有强有弱,但只要是没有人为动过,盘玩过,我们就称它为自然的养化包浆,它不同与传世盘玩过的玉器包浆。主体物质被侵蚀后在主体物质上所形成的皮壳,这层皮壳和玉器表面溶为了一体,从而改变了玉器原来表面对光的反射,使玉器具有更加温润的光泽。

  出土的高古玉器经过简单的清洁和擦拭就会显现出非常莹润的光泽。利用侧光观察,如果玉器上各处的光泽都一致都非常温润,没有不同的反光,那么这件玉器十有八九就是到代的器物了。两者的包浆是有区别的,自然的包浆表面有一定的自然附着物,有光泽的强弱变化,腐蚀深的光泽差一些,腐蚀浅的光泽好一点,人为盘玩过的玉器包浆整体变化不是很明显,但和生坑包浆还是有区别的,盘玩过的传世包浆,光泽柔和,玉器表面较清洁没有附着物,生坑包浆光泽生硬,带油性水光,墓中环境不好的话,还有一定的附着物,(附着物的多变性,复杂性也是我们判别真假出土玉器的依据)。新玉器的表面没有包浆,只有亮光。人为做的假包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跟真东西的包浆还是应该有区别的!

上一篇:苏州广告公司:红星网络传媒
下一篇:怎么挑选好的玉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