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开启的稀土时代

发布日期:2022-01-03 05:30   来源:未知   阅读:

  刚刚过去的12月22日,国务院批准中铝集团、中国五矿、赣州市人民政府等相关稀土资产的战略性重组。12月23日,有限公司于江西赣州正式成立,根据新华社报道,稀土集团除了整合前述3家企业的稀土资产之外,还引入了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有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两家稀土科技研发型企业组建而成。

  表面来看,这次战略重组意味着我国稀土供给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国家对于稀土供给端的管控力度进一步加强,但如此便低估了这家新公司在新发展阶段下的时代意义、象征意义和战略意义。

  所谓改革,本质上就是根据主要矛盾在时代进程下的动态变化,革除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旧生产关系,重建能够刺激生产力发展的新生产关系。

  上世纪90年代末为缓解财政负担,激发经济建设积极性,应对市场开放后的激烈国际竞争而开启的“抓大放小”的国企改革,倒逼大量国企在分拆或改制后加入残酷的市场竞争,在此过程中虽然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总体上还是比较好地服务了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大局,许多企业凭借我国劳动力、土地和税收成本的巨大优势,以低价策略占据了庞大的全球市场,成功实现对发达国家制造业的“反垄断”,并带动了国家GDP的高速增长。

  应该说,这样的生产关系,在21世纪的前十年,总体上无疑是进步而有效的,其中造成的一些社会、安全和环境问题也是我们作为后发国家而不得不去承受的。

  但是,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国已经成为了“世界工厂”,这时候继续沿用过去那样多头竞争的“路径依赖”,就变得不合时宜,乃至阻碍生产力发展了。就像我们从博弈论的基础理论中了解到的那样,个体在“囚徒困境”中所自认为的最优解,往往并不是宏观上的最优解,最终只会导致所有个体的利益受损。当我们在很多产业已经成为主要制造商时,继续采取“内卷”式的低价恶性竞争策略,只会把本该烂在自家锅里的肉便宜了海外的原料供应商和消费者。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以2015年的南北车合并为起点,我国近年来在煤炭、钢铁、化工、船舶等优势领域启动了一系列的大型国企重组,通过资源整合、集中形成来增强对全球市场的议价能力。

  总结起来,当我们在某个产业处于落后地位时,就需要鼓励竞争,让更多企业“赛马”,去尝试不同的技术路线、经营模式、竞争策略,搅动一池春水,摸索出一条后来居上的“反垄断”之路,就像目前我们在高新技术产业领域所鼓励和提倡的那样。

  但是当我们已经成为领先者时,就应当加强协调与配合,深挖护城河,形成资源的整合、集中,避免被海外竞争对手各个击破,抢占产业价值链的最大份额,这样我们才能把从全球市场收获到的利益用于科技创新、巩固国防、公共服务、乡村振兴等领域,更快更好地实现国家复兴和共同富裕。

  回到稀土,思路就很清晰了。上世纪90年代,从财政减负、积累外汇、抢占国际市场、掌握稀土供应链等角度出发,我们默许甚至鼓励国内稀土产业的竞争性出口,我国的稀土企业也确实在10余年的时间内就坐稳了全球的头把交椅。但是当这样的惯性形成之后,市场份额的扩大并未带来议价能力的提升,也导致稀土出口卖出了“土”的价格。在上个十年,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利用我国稀土企业以及“黑稀土”之间的价格战积攒了可观的稀土战略储备,让我们一次次提价的尝试都化作了无用功。

  于是,与近年来其他行业的国企改革重组一脉相承的,便是此次通过中国稀土产业的大合并,重建我国稀土产业的支配优势,夺回本该属于我们的话语权和利益,让稀土成为我们手中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与企业发展类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为了调动地方政府拉动地方经济的积极性,我国上级和下级政府之间形成了“行政发包制”的运行模式,各个地方在GDP考核的压力下,对于生产、就业和税收的本地化有着巨大的需求,这在客观上成为了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由此也产生了较为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问题。

  同理,当我国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和主要矛盾发生变化之后,更需要根据各个地方的资源禀赋,通过顶层设计自上而下地合理安排各个地方的产业布局,将全国各地的力量凝聚起来,握紧拳头共同应对日趋复杂的挑战。长三角、大湾区、京津冀、成渝等都市圈战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

  此次稀土集团的重组,将中国整个南部包括四川、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湖南等地的稀土采矿权整合到一家公司之内,拥有33%的轻稀土开采配额与68%的中重稀土开采配额(资料来源:《两部门关于下达2021年度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其中当然离不开各个地方对于中央宏观战略的配合与支持,是一次“全国一盘棋”顶层设计的成功示范。

  而稀土集团最终落户赣州,则是区域协调发展的另一个方面。集团注册地的选址,不仅是因为赣州有着丰富的稀土储量,也不仅是因为赣州是江西南北两翼齐飞战略中的“南翼”,更是因为赣州承载着振兴中央苏区与革命老区的历史使命,以及在高铁建设大潮中相对落后的江西更加迫切地需要一个自生发展的机遇,在共同富裕的历史进程中迎头赶上。

  我们平时可以看到,从党中央国务院到各部委,各地方发布的政策文件中,最后往往都会有一章节专门强调组织和实施保障。也就是说,任何一项政策规划,无论目标定得多么宏大,任务分得多么细化,重要性强调得多么严峻,最终还是需要人去推动落实的。那么各个“条块”中负责组织实施的干部是否有足够的政治决心,是否有与中央保持一致的战略视角,是否有过硬的专业能力,能否调动充足的资源并有效利用,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政策规模最后的落地效果。

  这里我们不多做展开,但无论是中央分管稀土产业的工信部,还是地方上连续两任兼任江西省委副书记的赣州市委书记以及分管地方工业与国资的副省长,均配备了在国企改革、稀土产业或者国防科工等领域拥有扎实履历和丰富经验的主管干部。

  正是在这些懂稀土、懂国企的干部的推动与协调下,我国“稀土航母”才能克服一系列困难和阻力,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期成功“下水”。而这背后,正是对于稀土产业的空前重视,才让国家精心配备了如此完善的保障力量以确保重组顺利落地。

  未来,我们可以期待南北两大稀土集团双箭齐发,在中央与地方政府全方位的保驾护航之下,将国际市场的议价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凭借一体化垂直整合后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和上下游产业链带动能力,为全国人们带来更多的红利。

  (来源:华泰柏瑞基金的财富号 2021-12-27 17:43)[点击查看原文]

  郑重声明:用户在基金吧/财富号/股吧等社区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郑重声明: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东方财富社区管理规定》

上一篇:总投资22亿元!江西捷配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投入运营
下一篇:37万余人受损本金约418亿元!大连“中扬联众”涉嫌非吸案最新通